中美2+2高层会晤四大看点

中美2+2高层会晤四大看点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及国安顾问沙利文18日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与杨主任和王国委会晤。

地点选在阿拉斯加,而不是去年6月杨主任与蓬佩奥见面的夏威夷,共同点是都在美国境内,也是相对的中美地理中间位置。希望阿拉斯加更靠北的地理位置,可以让美国人更冷静。

事实上,比会晤地点更费心力的是对话议题清单。

中美这次2+2,虽然听起来和以前2+2相似,内核、级别只会更高,含有试水、破冰、开局的意味。

杨主任和王国委同时出访一地,这种情况很少见。

美方国务卿和国安顾问同时出席会晤,也是2+2的一种创新。

布林肯去日本、韩国出席的2+2,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并非国安顾问。

沙利文担任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当年同样在1969年到1975年,也是担任这个职务,而今年也是基辛格1971年秘密访华50周年。

所以,安排沙利文这个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参加2+2,是不是有更多想象空间?

以往中美交流来看,2+2模式,比如奥巴马时期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是国务卿和财长,中方的代表也与今天不同。

两个全球最重要国家的2+2,注定与美日、美韩、美印2+2格局不同,构成也不同,原因是中美需要处理的问题,和美国与其他盟国处理的事务,性质和重要性大不一样。

中美处理的除了双边事务,更是全球性质的,和其他的2+2只处理双边,层次更高。

其实,从小布什年代开始,中美就建立了定期的高层对话机制“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奥巴马改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后来还有“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

特朗普初期与中国建立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4个对话机制。

如今的模式,会不会延续下来形成固定机制,还要再看。

但拜登团队在与中方接触上,体现出谨小慎微、首鼠两端的特点。

毕竟,美国国内政治生态注定了他在调整对华政策上,需要走一步,停下来看看国内反应,共和党有多大掣肘。

如果能以此行稳致远,那这种小心翼翼或许也有其价值。

拜登的对华政策还在定型中,“特式”对抗、脱钩不现实,现在的说法是“竞争”,竞争的度怎么界定,避免激烈竞争导致冲突,这个可以沟通。

布林肯强调,“双方今后如要持续接触,美国一定要看到中国在解决我们所关切的问题上,拿出实质进展与具体成果”。

言下之意,他需要一个中美第二场2+2的理由,磨合出一套应对中国的策略与战略。

美方两位要顾及国内反应和反对声音,相对而言,中方要明确、坚定得多。

相信这次2+2,双方可以先明确哪些是红线、底线,哪些领域没有让步空间,讲清楚以后,按游戏规则来。

中美之间,不应该,也不需要出冷牌、怪牌,“非常理牌”。

免责声明:本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无可博客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包括图片版权等问题)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