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谈美国空袭叙利亚

拜登谈美国空袭叙利亚

在2月27日,即下达命令空袭叙利亚民兵组织的第三天,美国总统拜登公开致信给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国会参议院临时议长帕特里克·利奇,对其展开军事行动作出必要的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向国会的公开致信并不是可有可无的动作,而是一种必选工作。虽然美国的宣战权掌握在国会手中,但按照1973年《战争权力法案》的规定,作为三军统帅的总统如果认为美国国家利益遭遇威胁可以率先发动军事行动,然后再通知国会。国会则可以在60天的时间内决定是否支持总统的行动,如果不支持的话,总统还有30天的时间将派出的军队撤回、并结束行动。这就意味着,如果不是派出军队,而是类似于突然的一过式的空袭的话,总统事实上就具备自由裁量的极大空间,只需要事后向国会报告而已,而即便国会有权修正,但袭击已经完成、木已成舟,国会也几乎毫无角色可以扮演了。

当然,即便拥有着完全不对等的军事行动特权,拜登还是按照法律和规矩在行动之后告知国会,并向国会明确解释了其行动的所谓“必要性”与“合法性”。“必要性”在于,拜登称被袭击的民兵组织是非政府的,已经对美国以及盟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力量进行了多次袭击,造成了一名美军士兵和四位美国承包商受伤、一名菲律宾承包商死亡的恶果,对美国人民的安全造成了威胁,必须予以报复。所谓“合法性”在于:拜登称自己的行动履行了美国宪法符合总统的权力以及捍卫本国、保护本国民众的责任。甚至,拜登还援引了《联合国宪章》第51条的所谓“自卫权”来为自己的行为作辩护。

但按照俄罗斯方面的消息称,美国在发动行动之前几分钟才告知俄罗斯,这种操作完全是违背国际惯例、规则与一般做法的。

免责声明:本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无可博客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包括图片版权等问题)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