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算法的恶,能否仅靠舆论监督来解决?

平台算法的恶,能否仅靠舆论监督来解决?

最近,饿了么骑手的“年终奖”风波,不仅惹怒了在除夕夜还在辛苦跑单的众多骑手,网友和各路媒体也是各种口诛笔伐,饿了么平台所谓的“畅跑春节优选系列挑战赛”精心设计的七道跑单陷阱,被网友形象地比喻为“像在毛驴面前挂了棵胡萝卜“。

从2018年起,我就呼吁有关部门应该对平台算法进行“算法审查”,让平台算法“透明化”起来。

过去10年,平台经济体的快速崛起便捷了生活,当也让我们身边充满了各种普通人看不见的“算法黑箱”,一不小心就会中招平台算法的套路,就像行驶的汽车突然进入了漆黑隧道,里面被挖好了各种陷坑,从出行、外卖、网购到游戏、教育等各种互联网平台,时不时曝出大数据杀熟、算法欺诈事件。

对于“算法作恶”的问题,目前主要是靠“平台自觉、媒体舆论监督以及工信部对消费者反映集中问题进行的不定期约谈”等手段来解决,但这显然不是市场常态化有序运行的办法,类似饿了么的年终奖“算法套路”问题,无论是媒体监督,还是政府部门约谈,都有滞后性。

因此,唯一可以把“算法作恶”在萌芽时就被消灭的办法,就是事前针对互联网平台的“算法备案和审查制度”,把各种不能见光的算法黑箱打开,让市场监管的阳光照进互联网平台的算法里,让欺诈和套路无处遁形。

这里再次借助“饿了么年终奖风波”之机,再次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提出如下政策建议:

1、建立算法备案和审查制度:健全互联网平台对“算法”的主体责任,建立“平台算法备案和审查制度”,把不见光的“算法黑箱”阳光化,比如对从事精准推荐的电商平台建立常态化平台算法报告制度,对平台算法的调整要向监管部门提前报备。

2、完善大数据杀熟责任制度:完善大数据杀熟责任机制,将与平台精准推荐有关的“算法工程师”等互联网从业人员纳入执业监管,实施类似教师、医生、职业律师等一样的“准入”制度,对频繁侵害消费者权益、危害市场、商业道德扭曲的算法工程师,剥脱其从业资格;同时鼓励算法工程师向监管部门举报平台的大数据杀熟违规行为;

以上,《数智经济》作者杜鸣皓谨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提出政策倡议,以期从根本上杜绝互联网平台大数据杀熟等算法欺诈和套路行为,切实保护平台经济参与者的合法权益。再有不到两周时间,就是2021年全国两会了,希望看到这条微头条的代表委员们,可以就此向相关部门提出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无可博客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包括图片版权等问题)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